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 > 鸟类迁徙 > 梦之捉妖术

原标题:梦之捉妖术

浏览次数:59 时间:2019-12-04

前日夜,得一奇梦,梦中已知是梦,告诫自己牢记,醒来仍然模糊,有粗略记忆,记下来,稍加修饰,作一奇幻文。

梦:我是十万大山魔兽森林中的一只小妖,跟随众妖迁徙,路途遥远,途中经过一条小河,妖群中只有一只鸭子型的巨兽和另外一个长相小女孩模样的能够帮我们一起渡河。

我们让那个小女孩带我们过去,她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最后是那只鸭子型巨兽帮助我们一起渡河,那个小女孩自己是可以过河的,竟然也爬到鸭子头上,还大声歌唱。

后来一路上我们都不理她,说她自私,她就记恨上了其中一个长着翅膀叫斯佩岚的人形妖。斯佩岚经常打她,有一次她一直骂斯佩岚,斯佩岚过去跟她打,他们战在一起,斯佩岚用功摧毁了她的右臂,她的右臂竟然变成了很长很柔软的触手,显出乌黑色,充满了丑恶的气息,我们知道了她是恶魔的化身。她用触手攻击斯佩岚,当斯佩岚把她打倒的时候,她看到了斯佩岚的脖子,她想:如果能够割了他的脖子就能一击毙命。

她被斯佩岚打败,斯佩岚退回,没有杀死她,她竟然想在后面偷袭,我们都在那里提醒大叫:斯佩岚,她偷袭,小心啊!

随即当她快偷袭成功的时候,我们很自然的形成了一个阵列,四人一排共八人两排,斯佩岚混合在其中,小女孩分不出来了,无法攻击,最后她被我们打败了。(后面的记不清了。)

《捉妖术》正文

天下万族林立,人妖相战,万年不宁。魔兽森林,十万大山,众妖鼎盛。

司徒岚已经修炼数年,终于走进了魔兽森林,他要用妖兽的血来磨炼自己,誓为除妖人,斩尽众妖。

当年父母家人全部死于妖兽之手,他至今还记得父母死去时的惨状和对自己的不舍。从此世间多了一个冷漠的年轻人,他誓一日得活便一日斩妖。

图片来源于网络

梦之捉妖术。司徒岚一连多日在魔兽森林外围除妖,数日来已经斩妖百千,由于外围都是一些小妖,只要被他碰到,无一存活,只因他修炼有一招名为万妖斩的捉妖术,万妖斩一出,众妖殒命。凭借此他将进一步深入魔兽森林。

一日,他游荡于河边,等待妖兽取水过程中趁机斩杀。忽见一女子缓步走来,罗裙青丝,一身红衣,婀娜娇姿,甚是美丽。司徒岚一阵不解:魔兽森林众妖肆虐,怎会有一女子?定是妖兽所化,想到此,他即刻运功凝神屏气,想要出其不意,一举拿下。

梦之捉妖术。正此时,只见女子四下环顾,然后轻解罗裳,竟退下一身衣带,露出雪白的肌肤。纵使司徒岚生性冷漠,毕竟也是男人,并且从未与女子有过接触,怎奈的了这个,虽然他只看到斜后背,但这足以令他血脉喷张。藏于灌丛之间,司徒岚满脸通红,额头渗汗,竟忘记了捉妖之事。突然一个激灵,猛的一惊,方才意识到自己的尴尬,他旋即正色抽剑,欲将女子拿下!

梦之捉妖术。梦之捉妖术。当司徒岚满脸煞气手持宝剑走到河边时,女子正要入河沐浴,此时感觉不对转身发现了司徒岚,一声大叫跳向河中。

谁知此处河深,女子双手扑腾,使头露出水面,大呼“救命”!

司徒岚如此一看,觉得对方似乎并不是妖兽。而他的所做所为似乎对女子不妥,这才导致女子深陷河中。

于是司徒岚飞身向河边,一个纵身,脚踩涟漪,将女子拉出水面。女子得救一命,上岸后,却为大羞,推开司徒岚,迅速慌乱的裹起衣带,司徒岚识趣地背过身去。

半晌,司徒岚觉得女子应该已经穿戴完毕,遂慢慢转身斜眼查探,发现女子正背对自己低头似乎在抽泣。他也觉得颇为尴尬,但是只能厚着脸皮凑上前去,小心翼翼地说:“姑娘,真是冒昧,多有得罪,请多多包涵!只是在下不知姑娘为何一人在此?”

那女子听闻有人说话,慢慢转身,眼中闪着泪花。司徒岚这才看清,一双柳叶眉,面目清秀,樱桃小嘴,不说闭月羞花,也必沉鱼落雁。连司徒岚一向冷漠的性子也为此容貌女子大为惊叹,以为天人!

女子看了一眼司徒岚,好似打量了一番,含泪说:“小女子随父亲入魔兽森林修炼,不料父亲前日受伤重,昨日死于非命,我一人躲躲藏藏,希望能够找机会出去,今天路过此河流,看附近妖兽较少,于是想沐浴一番,不想却被公子轻薄。”说完女子掩面而泣!

司徒岚更加尴尬了,他一时间竟不知如何说道。只得让女子先别哭,问女子如何是好。

女子抬起头看着他说:“祖上有训,若女子被任何一男子看到身体,就要嫁他,如若不愿只有一死,如今小女子已经是公子的人了。”

司徒岚这时候已经没空想她是否是妖了,平白多了这么一个妻子,司徒岚纵然再不愿,也不会让女子去死,此时也不能再说什么了。

无奈司徒岚只能暂时答应了女子,况且偌大的魔兽森林司徒岚定然不会留下她一个人,只得带着她,才知道女子名为莫娥。

这些天司徒岚没有继续深入魔兽森林,因为身边带着一个女子,名义上是她的妻子,每次猎杀魔兽也都是带着莫娥。

图片来源于网络

多日来他们渐渐熟悉,司徒岚虽比较冷漠,他发现莫娥是一个很单纯的人,但是很热心很活泼,经常喜欢抓蝴蝶,司徒岚有时候看着这些也颇为感慨,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有那么一刻,他想放下自己所有的一切,跟莫娥就这样生活!

司徒岚心中只有斩杀妖兽,每每碰到必杀之,有时妖兽死状极惨,莫娥连连皱眉,倒也没说什么。

司徒岚带着这么个拖油瓶心中也是无奈,终是想要去往魔兽森林深处,就对莫娥说:“我要去魔兽森林深处,那里太危险,带你去不合适,我先把你送出魔兽森林,然后再深入斩杀妖兽。”莫娥一听是要摆脱她,当即就作哭泣状:“公子怎说得此话,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即使万种艰险,莫娥也必须要陪公子身边,公子怎可忍心抛弃?况且,莫娥自小跟随父亲学武,虽然武艺不精,但足以自保,说不定还能助公子斩妖。”

司徒岚一声长叹,多日相处,莫娥也是知书达礼之人,他心中也是颇为动情,只得作罢,于是便带着莫娥深入魔兽森林。

一路上司徒岚保护莫娥,虽然莫娥多次说她可以自保不用分心,但是他总归不是很放心。随着逐渐深入,司徒岚也是觉得妖兽的实力越来越强,有时候对上强大的妖兽也是要颇费一番周折。

一日司徒岚带着莫娥正巧看到一头狼妖,他估计了一下狼妖的实力,对他刚好可以磨炼一番,于是让莫娥藏于灌丛,自己则悄悄接近狼妖,不料被狼妖发觉,这狼妖也是颇为警惕,却并没有即刻逃走,或许在它眼里,司徒岚并没有太大的威胁。

莫娥在背后看着司徒岚,只见他已经和狼妖战在一处,他飞身抽剑,上下翻飞,对狼妖尽施武艺,那狼妖很快落入下风即将不敌。就在打斗之时,狼妖一边躲避,一边嗷嗷叫,莫娥见状大感不妙,想要叫司徒岚停下撤退,但又怕招来狼妖。

而司徒岚此时也是有些疑惑,但狼妖即将被擒拿,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正此时,四处丛林一片骚动,突然蹿出几头差不多大小的狼妖,司徒岚定睛一看,好家伙一共七头,这下八头狼将他围攻。司徒岚这下慌了神,这也是逐渐深入魔兽森林,狼妖实力不弱,若只有两三只对付起来倒是没问题,但是一下出来八头,怕是自己今日要陨落于此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虽然这样想,但也不能任人宰割,八头狼一起围攻,司徒岚大汗淋漓,只得使出绝招万妖斩,这个招式使用完有一个弊端就是真气耗尽,如果不能击败对方,将陷入危机。此次无奈只能一搏,在狼群攻上来的时候,他终于使出了万妖斩,只见一片白光闪耀,听到剑刃撞击之声,众狼妖已被杀退,却发现只杀死了四只,还有四只虽遍体鳞伤气息萎靡,但个个怒目盯着他,他自己同样也是油尽灯枯。眼见四只狼妖又要冲锋,司徒岚顿感回天乏力,只是想到了莫娥一人在此森林当如何得活?

就在此时,只见一袭红衣出现,挡在了司徒岚身前,想要独自一人面对狼妖冲锋,狼妖一见莫娥眼中有些闪烁,但还是继续冲锋。司徒岚见到莫娥来挡,顿时一愣,旋即大叫:“快走啊,你出来干嘛?”

莫娥回过来头来深情的说:“若公子死了我便也随公子而去!”

司徒岚看着面带微笑的莫娥,心中一紧随即打起精神,奈何浑身无力,眼神恍惚,模糊中见到一缕红光,在眼前缭绕,随即一道人影也倒了下来。他一个激灵,猛然醒来,却见狼妖已经死伤殆尽,莫娥正面带微笑的看着他,倒了下去。司徒岚赶忙拥住她,见她满身虚弱,眼神暗淡,很快昏迷过去了。他大感不妙,于是带着莫娥撤退,找到一个隐蔽的位置,让莫娥振作,强打精神为莫娥运功疗伤!

司徒岚将真气输入莫娥体内,却只是游走了一圈,然后又回到了自己体内,正在奇怪,自己则感到一阵虚弱,也迷迷糊糊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司徒岚醒来,感到好了很多,发现莫娥依然还在昏迷,他就再次为她运功,还是和之前一样无法输入真气,只得拥着她一阵苦恼。就在这时,莫娥慢慢苏醒了,她望着司徒岚,司徒岚也望着她,有那么一瞬间司徒岚心中一阵跳动,随即他说:“你醒了?有感觉哪里不舒服吗?”

莫娥微微一笑说:“我没事,就是有些累,这些天我可能就不能陪你赶路了,如果你要继续前进,就把我放在这里吧!”

司徒岚心中阵痛,他怎么可能丢下她,尤其是在这个时候,原本冷漠的面庞满是悲痛:“我怎么可能丢下你呢,告诉我怎么可以让你快点好起来?”

莫娥说:“我就是累了,需要多休息,可能需要个一年半载。”

“我都陪你!”司徒岚应到。

莫娥眼中满是感激,点了点头!

随后一段时间,司徒岚每天照顾着莫娥,他在一处比较安全的地方扎起了一个简陋的草屋,平时没事出去猎杀妖兽,其余时间都陪着莫娥。莫娥也一天天好了起来,他也没有问她为什么无法输入真气的事。有那么一段时间,每次司徒岚回来,莫娥就在草屋门口等着他,他每次见到莫娥,心中的情愫也越来越浓。莫娥跟他说:“我们能不能就这样生活,不要去魔兽森林深处了,我想永远陪在你身边。”如果说之前司徒岚有些许不情愿,但现在,他其实内心也很渴望了,他觉得跟莫娥一起生活就是最大的幸福。有时候他也会想:自己每天斩杀妖兽,想要杀尽世间妖,就只是为了给父母报仇吗?那样的人生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他似乎更想留下来好好生活,对,这就是他想好之后下的决定。

司徒岚和莫娥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半年多了,他心中的冷漠越来越被生活的美好稀释。一日他回来不见莫娥,心中焦急万分,到处找寻,还好最后,莫娥出现了,对他说自己到附近看了看。司徒岚感觉有点她气息有点不对,但也没有太多的怀疑。

接下来的两个月,几乎每隔两三天莫娥就会消失一回,司徒岚心中越来越感觉不对劲。有一天莫娥和司徒岚面朝夕阳,依偎而坐,莫娥似无意的跟司徒岚说:“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你了,你会想我吗?”

司徒岚皱了皱眉:“说什么傻话呢?我不会离开你,你也不要离开我!”

莫娥笑了笑:“恩,跟你在一起真的很幸福!”她说这话声音中带着些许伤感!但司徒岚并无感觉。

有一天,司徒岚回来看到了莫娥在门口,但是莫娥却没有和往常一样扑向他的怀中,他走近了发现莫娥浑身渗出缕缕黑气。他叫了一声:“莫娥,你怎么了?”

只见莫娥猛然抬头,目露凶色,双眼漆黑,口中两颗獠牙伸出唇外,双手变得如同鹰爪一般锋利,然后迅速向他扑来,他顿感不妙,习惯性抽出剑防卫。

莫娥不依不饶,只有不断地进攻,而且攻势越来越凌厉。司徒岚只得一边防守,一边叫喊:“莫娥,你怎么了?我是司徒啊,你快醒醒?”

似乎有那么一瞬莫娥醒了,她的攻击停止了,但随即又继续攻击,司徒岚正在格挡着,莫娥又停下了攻击,浑身颤抖,眼中闪出一丝光亮,然后满脸痛苦的向司徒岚说:“快,岚,杀了我!我被恶魔控制了,快杀了我!”

司徒岚怎么可能下得去手,更何况都不知道什么情况,于是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才能救你?”

莫娥眼中的光亮又消失了取而代之是满眼的漆黑,然后莫娥又对司徒岚进行了凌厉的攻击。不多会莫娥再一次恢复清明,然后她说到:“快,岚,用万妖斩,那样就能帮我,我被…恶魔控制了,用万妖斩…就能杀了恶魔。”

司徒岚一听,也颇为担心,毕竟万妖斩威力太大,万一伤了莫娥怎么办!但是莫娥这时候又挣扎着说了一句:“快,杀了恶魔,你不杀了它,我们俩都会死!”眼看莫娥又要发动攻击,司徒岚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立刻运功使出了万妖斩,一阵白光闪耀,司徒岚气息萎靡,莫娥落在了血泊中。

司徒岚马上抱起莫娥:“你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样?我怎么才能帮你?”几乎是带着哭腔的。

莫娥勉强睁开了眼睛,看着司徒岚说:“岚,能跟你生活在一起,即使很短我真的很幸福!你不知道吧,其实我是一只妖,虽然你这辈子斩妖无数,可是你还记得小时候你放走的那个小狐狸吗?我就是那个小狐狸,呵呵,那次是我们族群大迁徙,我太小了于是走散了,受了伤,掉进了陷阱里,是你救了我!我一直想找到你感恩。可是正是那次大迁徙,你的父母被其他妖兽夺取生命,我知道后很伤心,知道你不可能再亲近妖兽。然后我找到了恶魔君主,恶魔君主说,如果我愿意用身体作为交换就可以让我化为人形和你在一起。但是只有半年!所以那次我偶然听到众妖说有一个冷漠的除妖者,我发现是你以后,就找机会和你相遇,那次也是无意。半年来我真的很幸福,感谢你!”

司徒岚听着已经痛哭流涕,眼泪滴在了莫娥的脸上也滴在了她的心里。莫娥说:“我就是恶魔,恶魔就是我,你只有杀了我才能杀了恶魔。”司徒岚泣不成声:“你怎么那么傻啊,莫娥,我爱你,你不要离开我,不要!我们还能一起生活,我再也不斩杀妖兽了。”

莫娥脸色苍白,露出了微笑:“岚,妖也有好坏之分,也是有感情的,希望你不再偏执。我也爱你!”然后莫娥的手慢慢垂了下去,司徒岚失声痛哭,却见莫娥身体化作一只火红的狐狸,随即被一股黑气带走,那黑气临走时,桀桀笑道:“想要救莫娥,那就来恶魔深渊作交换吧!桀桀桀桀……”

司徒岚听着恶魔的嘲笑,脸色通红,头上青筋暴起,仰天长啸一声:“此生我司徒岚,就算要入十八层地狱,也要杀恶魔君主!啊…”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于鸟类迁徙,转载请注明出处:梦之捉妖术

关键词:

上一篇:使用Digitalocean搭建Ghost博客

下一篇:西哲史1:前希腊史及古希腊哲学的形成